首页

当前位置:神算子 > 首页 > 其实是现实

其实是现实

来源:http://www.maninghvac.com 作者:神算子 时间:2019-08-04 06:03

相信很多人已经接受了韩太柱躺在病床上那一个月只不过是梦境了吧,的确,男主也一直强调自己在做梦,然而真的是梦吗?男主在梦里所经历很多其实跟案子无关,换而言之根本没有被记录在案子里面,比如说爸爸死的时候喊的太柱啊,煤气中毒时的泡菜水,还有很多很多的生活经历,细节之丰富令人无法相信这只是梦而已,我认为这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历史就是历史无法改变,你无法改变你所身处的历史,然而却并不包括其他平行世界,最后一集书贤说他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太柱恐怕从很早开始也许是儿时受到惊吓失忆那一刻起,他的灵魂就处在一种停留在1988和与现在并行前行的状态中。2018年的太柱接触了以前的案件,再加上1988是所有的一切的起点,男主在濒死之刻灵魂回到了1988,平行世界的1988,两个平行世界完全一样,仅仅是时间不同步,在2018年男主没有干预的情况下,黑社会袭警以警察全部死亡作为最终结果,而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太柱会在那一刻突然回到2018原故,在他原本的脑海里,这后面的一切是不存在的,或者说之后的世界里不应该有他们。但是,回到2018仅仅是为了给2018的案件画上一个结果,而这个延续到了2018的案子实则可以在1988就画上结果,所以太柱完成了这个案子以后又回到了1988,因此选择了自杀。其实我写的有点乱但总之而言就是两个平行世界交错的结果,1988作用于2018,2018也同样作用于1988,韩太柱濒死的那一段时间是两个空间的扭曲点,所以最后想回到1988也是用自杀的方式回去。能看到这里的我很感谢你们,其实这只是我的脑洞,和一点伪科学,不过反正你们都看到这啦,不妨我在脑洞大开一下,书贤说他从小就不像这个世界的人,还有最后男主什么都感受不到了,这两点说明,或许真正的太柱一直都在1988从未离开,而2018仅仅是为了帮助解决1988而展开的平行空间,所以男主真正的归宿不是2018而是1988。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Re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韩太柱经过手术终于苏醒,看到身边的母亲,主治医生,手术医生等,大家期待而高兴的脸,太柱是否感受到关心呢?

安科长这张脸好像更适合1988腹黑的警察,太柱第一次见他没有握手,一来是不信任安科长,二来他尚在昏迷,无法握手。张医生倒是比较和蔼可亲,他很早出现,说话也是劝慰的方式。

太柱的母亲与88年相比过分苍老,原本独自抚养孩子就很艰辛,再加上丈夫莫名去世,她比一般人更易显老吧。

多亏太柱回到2018,不仅破解了红甲案,还找到了杀父凶手,那个没有自己身份的人。他一直抱着仇恨生活,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弟弟,无期徒刑更像一种惩罚。

编剧的妙笔生花之处在于,提到了Over the rainbow.这首歌是电影绿野仙踪的主题曲。虽然没看过,但了解到电影不仅在讲述童话故事,而是用另一个世界影射现实世界,而且最终主人公回到了现实中。主人公在童话世界的经历就是不断收获,寻找自我力量的过程,是一种成长。

我们的太柱不也如此? 1988的经历是他寻找自我的过程,三班的人所用的调查方法他都已经学会,即使三班的人不在世上,他们的音容笑貌还影响着太柱。2018的韩太柱,凝聚了三班的所有力量,三班的能力都体现在韩太柱一人身上。三班的人在哪里? 殉职? 不,他们活在太柱心里。三班一直在一起,没有分离。

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如何,可是韩太柱应该选择他想要的,为自己活一次,不是吗?


Life on Mars----韩泰柱的世界(ep16)

图片 2

韩泰柱经过手术虽然苏醒,但不时会听到三班人员的说话声,看到他们活动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可以用手术后遗症解释吗?

回到2018的泰柱,查找1988的仁城市黑社会袭击西部警署案件中,发现三班人员全军覆没,可是其中并没有韩泰柱的资料和尸体;当时负责的科长是姜胜元,并非安民植,而且已去世。说明什么呢?说明当时的1988没有韩泰柱,他没有参与其中。

韩泰柱回到的1988年是他的梦也好,平行世界也好,都是基于他的观察所创造出来的“世界”,那个世界的三班并非2018未结案件中的三班,那里的三班有五个成员,有后来为调查西部警署而来的安民植。是基于事实(1988的成员名单,2018的手术负责医生)而创造出来的,只有韩泰柱自己能参与的世界。所以他可以选择回到1988,也可以来到2018,一切取决于他的心。

生活在2018的韩泰柱,由于幼时父亲无故身亡、目睹父亲打伤女性的事件出现了心理障碍,导致他无法信任他人,即使曾经有未婚妻书贤,他并没有真正敞开心扉(未婚妻不知道他过去喜欢棒球)。可是在1988的韩泰柱,虽然依然酷着脸,却不断被三班的人感化,直到能流露出真心的笑容,学会了信任他人,甚至无条件的信任与付出。这些可以说是韩泰柱强烈的自我改变的愿望所致,如果他内心没有改变的愿望,那是不可能发生的。成年人的个性与处世方式是固定的模式,除非本人有改变的意愿,不然很难。

2018的韩泰柱,纵身一越,并非跳楼自杀,而是依照他的心愿,来到韩泰柱创造的1988,那里他可以与三班的小伙伴团聚,看着他们闹,不仅自己在一旁淡淡地笑,还学会了参与其中。这里是韩泰柱能寻找自我的世界,这里是他可以放肆地笑的世界。所以他不会再回到2018,他要留在这个世界。

编剧是否想借此告诉大家,每个人心里都可以创造出一个理想中的美好世界,通过这个世界完善自我,让自己成为更好的我呢?

最后的彩蛋符合剧中逻辑,1988的金贤硕没有死,他变身成了他人,直到2018才被韩泰柱逮捕。是否意味着有希望拍第二季呢?

The End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我是米兰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神算子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其实是现实

关键词: 神算子

上一篇:朴所罗门天啦噜,比落跑甜心还辣眼睛

下一篇:没有了